通訊:內蒙古雜技團成立60年:從草原深處到國際舞台

  中新網呼和浩特12月17日電 題:內蒙古雜技團成立60年:從草原深處到國際舞台

  中新網記者烏婭娜

  1960年,中國雜技團抽調29名骨幹演員和教師,從北京支邊來到內蒙古自治區呼和浩特市,於當年4月22日組建了內蒙古歌舞團雜技隊,這是內蒙古雜技團的前身。從此,雜技之花開始在草原盛開,至今一個甲子。

  60年來,幾代內蒙古雜技人用千錘百鍊支撐起險種求穩、動中求靜的表演,無數疼痛與艱辛兌換成舞台上的奇巧絕倫。一個個精彩節目也逐漸從草原深處走上了國際舞台。17日,中新網記者探訪內蒙古雜技團,老中青三代雜技演員向記者回顧了雜技團的歷史以及創新發展。

圖為雜技劇《鴻雁》演齣劇照。 劉文華 攝

  內蒙古雜技團在建團之初就格外重視民族人才的培養,在北京支邊演員班底基礎上,不斷吸納少數民族演員,陸續招收培養了11批百餘名少數民族雜技小演員,涉及蒙、滿、回、朝鮮、達斡爾、鄂倫春、鄂溫克等多個少數民族。

  第一代蒙古族雜技演員烏雲其木格1960年入團,1979年當了雜技老師,一直為少數民族雜技發展奉獻自己的力量。

  烏雲其木格回憶道:“當年我們條件不好,坐着馬車去牧區演出,颳風、下雨會影響演出的效果,但是一點都不影響牧民的熱情。牧民們也很驕傲,我們蒙古族有了自己的雜技演員和節目。”

圖為內蒙古雜技團早期演出圖片。 內蒙古民族藝術劇院供圖

  內蒙古第一代雜技演員、《高車飛碗》節目創始人方晨曦老人聊起曾演出過的地方,仍如數家珍:“我大半輩子在內蒙古,所有的旗縣都走遍了,農村牧區、部隊廠礦、機關學校,深受廣大農牧民的喜愛。”

  基於得天獨厚的少數民族文化,內蒙古雜技人在繼承中國傳統雜技藝術基礎上,發展出特色鮮明的內蒙古雜技,改編和創作精品雜技節目40餘個,經典節目包括“飛碗”系列、《射箭》《蹬弓造型》《搏克勇士》等。先後60餘次在國際國內重要賽事上榮獲各項大獎,其中,《四人飛碗》榮獲第十三屆法國巴黎“明日”世界雜技節金獎,這也是迄今為止中國少數民族雜技節目獲得的最高獎項;《五人飛碗》榮獲意大利第二十三屆國際金色馬戲節金獎,並於2017年以1人40秒內接碗32隻的成績創造了吉尼斯世界紀錄。

  塔納是第一代高車飛碗的演員,也是獲獎節目《四人飛碗》的表演者之一。她介紹說:“這個節目是方晨曦老人在雙人飛碗的基礎上演變過來的,從1982年練習到現在,已經38年了,我們有七代的飛碗演員在不斷創新,提升技術高度,讓內蒙古的雜技藝術走上了世界舞台。”

圖為小雜技演員王吉昌練習基本功。 烏婭娜 攝

  “85后”的王蒙浩出生在梨園世家,從7歲開始學習雜技,是第一代《五人飛碗》節目的雜技演員。她介紹說:“這個節目源於蒙古族的頂碗舞,演員要騎在兩米多高的獨輪車上進行飛碗,這在雜技里是‘出手活’,要用思想去控制肌肉甚至到肢體末端,這個訓練對演員的心理承受能力、思維敏捷能力和肢體的控制能力都是相當大的挑戰。”

  據了解,在《四人飛碗》節目的基礎上,增加了一位演員,在接碗和踢碗的動作上添加了更多流動地設計,提高了難度。王蒙浩坦言:“當時《四人飛碗》已經獲得了國際金獎,我們在訓練這個節目的時候,也是以金獎為目標,目前這一節目表演已經發展到了6人。”

  儘管雜技給王蒙浩的身體帶來了永久的傷痛,但她仍然離不開這方舞台。“雜技裏面有很多精神,比如堅韌、專註、挑戰極限,將來我也會把我的經驗和感悟教給我的學生們。”

圖為內蒙古民族藝術劇院雜技團部分獲獎獎盃。 烏婭娜 攝

  60年來,內蒙古雜技團實施“走出去”戰略,走遍了內蒙古及大半个中國,此外,他們的足跡遠涉五大洲60多個國家和地區,國內外累計演出1.9萬餘場,觀眾累計2400餘萬人,成為一支繁榮內蒙古文化藝術事業的生力軍和征戰世界的中國雜技勁旅。

  今年14歲的王吉昌已經學習雜技8年了,3年前來到內蒙古,是現在雜技團里最小的演員,每年只能回一次四川老家。他告訴記者:“因為喜歡雜技,所以也不覺得苦。內蒙古雜技團的老師經驗豐富,也很照顧我,我要學到更多的本事。”

  2014年,內蒙古雜技團整合更名為內蒙古民族藝術劇院雜技團。塔納如今也是現任團長,她表示:“內蒙古雜技團60年的探索有了今天的成就,未來我們將繼續融合蒙古族生活和文化元素,創作出更多國內外獨一無二雜技節目。”(完)

【編輯:劉歡】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chinanews.com/【其他文章推薦】

※最即時的今日金價查詢!

住宅用火災警報器裝對了嗎?

※什麼是熱泵熱水器?跟一般熱水器有何不同?

※金價漲不停?結婚黃金出租正夯!

※不必擔心公司登記地址在哪?租公司地址借址登記專業服務一條龍

※了解義雲高大師佛教正法中心

※桃園佛具店,專營神桌百貨用品批發零售